您的位置:www.9455.com > 教育资讯 > 解决办法问出来——焦点解决短期治疗应用反思

解决办法问出来——焦点解决短期治疗应用反思

2019-09-26 21:15

3、作为家长,需要对目前的大环境有客观理智的了解和判断,有自己的主见,并能及时的帮助孩子建立正确的处事态度。

或许焦点治疗的创始人是受“苏格拉底问答法”的启发而产生灵感,苏格拉底在教育学生时,不是直接告诉学生答案或者标准,而是向学生提问,让学生回答后再提问,逐步引导和启发,或让学生发现自身的矛盾,一步一步地得得出自己的理解。苏格拉底所说的:“知识并非是由老师的灌输而来,而是自己本身已经具有,是自己‘先怀上了胎’,老师只是像一个‘助产婆’,负责引产而已”。社工从案主的参考架构之中引导他建构解决之道,正是这一道理。

问题回答:

一年以来,对焦点治疗的使用其实是极其不系统,与其说用焦点治疗的方法,不如说只是用上其中某些招式而已,完全没有按照其指导的模式开展个案和小组。台湾的焦点治疗大师许维素曾说,即使接触了焦点治疗十年之久,每次读《建构解决之道》的内容时,都有不同的体悟和省思。而自己才仅仅一年之久,所开展的个案数目也不多,理解书本内容与面对真实案例面谈时的情况又是不完全一样的。焦点治疗学起来简单有趣,学习起来简单,使用起来却不简单,陆游曾有诗云: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!庖丁十九年解牛数千,才能游刃有余。对焦点治疗学习透切,使用得娴熟,对学习其他方法也会是有帮助的。解牛时能目无全牛,以后解猪解羊也能得心应手。

问题描述:

“焦点解决短期治疗”其英文为“solution-focus brief therapy”(SFBT),有译为“焦点治疗”、“精要治疗”或者“聚焦解决治疗”等,为了方便,我习惯称之为“焦点治疗”。学习和使用它已有一年多,它确实是易学难精的,虽在实务应用上也并不系统,不过我仍乐此不疲。

教育局采取漠视态度是否是最好的回击?真是活久见,现在一些学生怎么了?底下评论竟然一堆帮着博主的?这只是学生闹延考的一个公开片段。

我将“案主的参考架构”理解成Rogers所指的“当事人的主观世界”。案主的感觉和感受是忠于自己个人经验的,同理心是让社工体会的是案主的感觉、需求、经验和态度等,不批判和评价案主,也非认同案主所有的想法和行为。焦点治疗主张“案主是解决问题的专家”,也是从案主的参考架构而来,案主对自己所期望的改变和过往成功经验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,社工只是同工与案主建立良好的关系的基础上,发掘案主突破困境的能力,引导案主探寻解决问题的方法,激发案主达成需求目标的信心。而且,所达成的个案目标,也是案主正向所欲的体现,无论是案主的正向所欲抑或是成功经验,都是从案主的主观世界或者参考架构孕育而来的。社工只是“助产婆”,利用有用的问句从案主身上获得有助案主的信息,并让案主在社工的问句之下,在自己的参考架构之中产生新的觉察,探寻出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1、作为教育局,需要分析学生要求延考的情况是否个案。如果是,那可能是某个学生自己的问题,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影响大局。如果不是个案,那么教育局需要认真思考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这些建议是否有一定的道理?目前的制度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?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?可行性如何?

在刚开始看《建构解决之道——焦点解决短期治疗》一书的时,我便跃跃欲试将其运用于实务当中。书中并没有长者的案例,但我相信,只要是能和社工进行语言沟通的,都可以尝试。虽然没有录像观看,但谨记了面谈时的语气要中肯、中性、委婉。初初用起来时其实并不难,甚至发现,其实很多都是督导和导师都示范过的,比如连接词、语气、提问等。即使个案所用的理论架构不同,若是需要进行面谈的,总会用到其中技巧,在具体的表达方式方法可能有所不同。

2、作为学生,需要思考过激的行为是否对解决问题有帮助?有没有更好的反馈方法?

社工们很清楚,与案主面谈过程中,同理心的运用是极其重要,都明白要从案主的感觉和立场去理解案主的感受,而案主也必须从社工的回应当中感受到社工的同理表达,才能完成同理心的表达。培训导师曾提到:同理心不是一种技巧,是一种态度。当时未能理解,在接触焦点治疗时,终于茅塞顿开。在面谈当中,社工的同理不是在某一个时刻或者某个回应时才体现,同理心是与面谈每一个技巧都不能分割开来的,它贯穿整个个案面谈过程。社工的身体语言、语意简述、直接或间接的称赞、甚至是面质,都应要传达出自然的同理。这也就要求社工在面谈中,每一个技巧,每一个回应,都是能让案主明白到社工是明白自己的处境、感受、困扰或者想法,让案主感觉到自己正被倾听,感受到自己正被社工所理解和接纳。简而言之,社工的同理,案主必须get到,才是有效的同理。所谓的积极倾听也是这种“隐性技巧”,与同理心是同气连枝的。

回答:这个问题应该从三方面来看:

曾尝试把焦点治疗的问句用于“Roberts”的七阶段危机干预模式当中,感觉两者也可以并道而行。其中“建立和谐并迅速建立关系阶段”、“处理感觉和情绪阶段“是需要积极倾听和确定案主的知觉等;探索制定替代方案是可以尝试用例外问句,发掘过往成功经验或者关系问句为案主寻找重要他人的支持。当然,案主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过往的经验失效,不足以应对目前情况而陷入危机,但焦点治疗尤其强调因应式问句在危机情景当中的使用。危机介入需要为案主注入希望,这正正是为案主建构解决之道。在发展并阐明计划阶段和建立跟进计划与回馈,桥梁、任务三阶段类似。在危机介入的理念上,焦点治疗与Roberts的理念未必完全一样,但在学习和使用焦点治疗时,习惯把它镶嵌到其他模式中去了。而且焦点治疗对众多理论和实务模式都不排斥,兼容性很强。

焦点治疗的特别之处就是,主要以问句来与案主进行互动的:提问问题,倾听回应,在倾听的基础上再问问题、在回应的过程。而这一个过程,是建基于一个核心信念——面谈必须在案主的参考架构中进行。如果脱离了案主的参考架构,无论什么技巧,同理心无从谈起。

本文由www.9455.com发布于教育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解决办法问出来——焦点解决短期治疗应用反思

关键词: www.9455.com